-看世界杯你麻不倒我

看世界杯你麻不倒我

□王浩

【方言词条】

猫煞:厉害,凶猛。

关火:有权力,或者办事稳当、有把握。

麻:欺骗,哄人。

猫儿起麻起:故意隐藏某事,假装不知道。

性格偏温和,是很多外地人对成都人的评价。就拿吵架来说,公交车上两个男人对抹,东北人动手需要半分钟,重庆人最多一分钟,成都人?可能车子开拢终点站了,司机会不耐烦地说:“下切吵下切吵,我要收车了。”

当然,这只是个玩笑。其实成都人也有很猫煞的时候。比如看足球比赛,成都人就最喜欢扯起嗓子狂吼:雄起!雄起!感觉他们生怕场子上打不起来一样。要晓得,当年享誉全国的黄色狂飙,绝对不是浪得虚名的。

世界杯要看,麻将要打 郭劲松 画

世界杯啷个看?约麻将三

说起看足球,这几年成都球迷真的有点造孽兮兮的,各人屋头莫得顶级联赛的球队,中超比赛总觉得是看别个割孽,最多随便觑几眼看个欺头,简直不过瘾。幸好还有四年一盘的世界杯,几爷子无论如何都要约到一起看。

扯敞子成都人就很行式了。你说要约个酒局,早先嘛有三倒拐水东门这些地方喝夜啤酒,现在也随便可以约到九眼桥或者兰桂坊泡个酒吧啥子的,方便得很,只要有人吼一声,分分钟人就到齐了。你说要约个饭局,那就更简单了,火锅串串儿麻辣烫,随便选塌塌。那看世界杯咋个约?最简单有效的办法,就是约个麻局。

为啥看个足球比赛要约起打麻将,说来也是中国球迷的痛点,国足的娃儿不乖,莫得资格参加世界杯,人家办比赛咋可能照顾你的北京时间嘛,世界杯的比赛多半都整到半夜三更,打会儿麻将熬点时间,比赛开始的时候就不得跩瞌睡了。

当然,约起麻局等比赛的,多半都属于我这种二甩甩的球迷,说是边打牌边等比赛,有时候打高兴了,也可能就是那边电视头在直播比赛,这边继续搬砖砌长城只用耳朵听,遇到解说嘉宾或者主持人一惊一乍的时候,才抽空抬起眼皮来随便觑几眼慢镜头回放,总之是娱乐至上,各人咋个高兴咋个来。

据说别个资格球迷就不得打瞌睡,人家都喜欢在脑壳上捆个自己喜欢球队的专用帕子或者围巾,有些还更下本钱,整个全套球衣球裤的资格装备,然后冲起壳子摆点哪年哪年飞到外国哪个塌塌去追过哪个球星的龙门阵,就把时间混过去了。

说老实话,我和我的兄弟伙些,还是更愿意打起小麻将等比赛,世界杯不管马打死牛还是牛打死马,归根结底追求的就是个输赢,如果我们只是当个看客,自己都没得点输赢,那还有啥意思喃,你说是不是。

小小赌一盘?十元起坎

丑化说前头,绝不是鼓励赌博哈,那是要进局子的玩法,这里说的是,看世界杯可以小小刺激一下。比如,既然喜欢争个输赢,比赛开打前无论如何是要下点注买点足彩耍一下,我们约起看世界杯的兄弟伙里,有个叫文兄的,就是个高人。还记得文兄第一次听说我长期从事足球彩票推荐工作,就从他那副近视眼镜框框的上沿斜了我一眼,然后慢条斯理地问:“你写那些,关不关火哦?我从来不信专家说的话。”

文兄打麻将的风格,也和他说话一样,慢条斯理地摸起一张牌来,用大指拇儿巅巅轻轻一捻,“割了,清对。”完全不是那种惊风活扯的球迷风格。但是,他真的是个资格的足彩行家,最拿手的就是批比分,批得之准。

2014年巴西世界杯开幕后的第一个周末,我们就约到在他屋头打麻将看比赛,那天正好是卫冕冠军西班牙打荷兰,我们其他几个人都虚火西班牙队太猫煞了,猜的最大冷门就是打平,而且还是看在小组第一轮的面子上,文兄一边摸牌,一边轻飘飘甩过来一句:“首先,大热必死,其次,这场多半要出大球。”

刚刚点了文兄一个杠上炮的班长也是个老足彩,心头有点不服,回敬了文兄一句:“我觉得西班牙不得输。”“那比起嘛!”“要得,10元。”兄弟伙几个有惯例,凡是遇到啥子事情搁不平,或者意见不统一,一律十元对赌,凭结果结账。

酒过三巡,牌过三更,比赛爆了个超级冷门,上届冠军居然遭千年老二荷兰队打了个5:1,输得之惨。文兄还是一副慢条斯理的样子,从包包头摸了张彩票出来,轻言细语地宣布:“中了中了,捻了8000。”“咹?中大奖啦?”我们一下子兴奋得围了上去,抢过彩票来瞻仰,“比分竞猜,西班牙1:5,哇!300多倍,文兄,你太凶了嘛!”

文兄相当得意地给大家散烟,还顺便谦虚了一下,“我又不是只买了这一个比分,我买了5个得嘛。运气运气。”旁边他老孃儿突然冒了一句:“切!你们是只看到贼娃子吃肉,没有看到贼娃子挨打哦。”班长马上接嘴,“就是就是,我可以证明,他娃车子的后备箱里面有一大箱子彩票,都是没中的。”

文兄终于像个资格球迷一样跳起来惊爪爪地吼了一句:“喂,你娃不要猫儿起麻起的哦!”他手往班长面前一伸,“10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laojiu

86 Post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